西汉海昏侯墓最新进展发现了比金缕玉衣还珍贵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西汉海昏侯墓最新进展系列,这是第四篇,所谓“最新”是它的公布最新,有人说“海昏侯墓不是很早就发现了吗?怎么还是最新?”发现没用,得进入考古期,之后公布。实际上,到现在为止,海昏侯墓的夫人墓们还没有进入考古期。笔者发的这四篇,时间上没有先后,是并列的,只是因为主题不同,分开发而已。最新进展来源于《中国考古网》和2017年12月的《中国国家地理》。

  可能不少人看出来,笔者在高科技三个字打了引号。是因为那个科技在当时是比金缕玉衣还要高超的技术,在现代当然不是了。进入主题。

  海昏侯墓是谁的?汉朝废帝刘贺之墓。在刘弗陵和汉宣帝刘病已之间,有一个只有几十天的,那就是刘贺。因为刘弗陵早逝,没有子嗣,霍光把昌邑王刘贺扶持上位,可是刘贺一点经验都没有,快速被,废除。

  时隔千年,海昏侯墓被发现,其中无数奇珍异宝,今天要说的是当时高科技玻璃席。这片玻璃席由三百八十四片长方形的小玻璃组成,小玻璃长六厘米,宽四厘米。小玻璃之间,用金丝缕相连接,外层还有包金,云母石做点缀。玻璃席长1.8米,宽0.65米。神奇的是,这刚好与历史记载中的刘贺身形贴合。

  班固《汉书》记载:刘贺的身体长大。同时,汉宣帝派去刘贺的人张敞也通过书信写到:刘贺身体高大,并且面目青黑。后期考古专家通过一系列物件将刘贺的身高锁定在了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间。墓葬中的席子规格上论,理应稍微长于人的正常身高五到十公分,这也正合了史载。

  为什么说这个玻璃席是一门高科技呢?因为在古代,尤其是两千多年前,玻璃的制造工艺及其复杂,不是寻常百姓可以掌握的技术。也正是这其中的技术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与更精确的手艺,玻璃的制造让掌握,在当时就是皇家垄断。垄断制造,垄断享用。封建时期,垄断的生意/技术有许多种,比如造盐,制造兵器,但这其中的目的又不同于玻璃了。盐和兵器的垄断目的在于平民实力,不给大商人掌握日常必需品和起事的机会等,而玻璃纯粹属于老百姓用它没有意义,也制造不出来。

  另一方面,海昏侯墓中的玻璃高科技性还体现在,就是皇家制造的玻璃都和它不一样。在考古专家后期的研究化验中发现,刘贺墓中其他的玻璃材质含有铅钡成分,而玻璃席中有钠钙的元素。这说明什么?说明了,玻璃席与其他玻璃不是产物一个地方。成分不仅仅代表制造地的特殊性,还暗含着技术的差异,因此考古专家结论:玻璃席是舶来品。具体说,它是沿着古代丝绸之进来的。

  在汉朝,金缕玉衣入葬固然是地位的象征,但是单单凭借技术论断,它不如玻璃席。因此,考古学者说“玻璃席不是金缕玉衣,胜似金缕玉衣”。在今天来看,这两样东西的考古价值同样高,它们都蕴涵了千年前文化发展。令人感到心酸的是,刘贺这件品并不是给他的,(古代重臣死后,为了表达对他生前的感激,会赐给他品,比如霍光死后,汉宣帝就了玉衣)刘贺病重,曾经希望看在同是汉室血脉,皇亲贵胄的份上赐给他金缕玉衣。但是显然,汉宣帝不看重刘贺,甚至可以说,这个废帝本来就是汉宣帝所不喜欢的。因此没有金缕玉衣,刘贺为了弥补自己,特地准备了这个玻璃席。(古人视死如视生,所以对死后的事情非常看重,这其中,有没有墓葬,有没有赐的培养,对皇家又更加重要)

  最后,各位请不要再把国家考古和盗墓混为一谈了好吧?!这两个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盗墓可以不墓道和文物吗?盗墓可以不以盈利为目的吗?盗墓可以集合学者研究,而后正大的公之于众供人学习吗?盗墓可以弥补历史的缺陷,让你的研究更上一层楼吗?都不可以,可是考古都可以。希望各位尊重那些风里来雨里去的考古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