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临终除掉一人使蜀国推迟30年亡如何看待诸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只是受《三国演义》这本书的影响,大家都认为,诸葛亮临死前马岱斩掉魏延,而魏延也从一个变成了一个,有谋权篡国的嫌疑。那么如何看待魏延这个人,又如何看待诸葛亮临终前的安排呢?听我慢慢为大家分析!

  诸葛亮病笃,临终前没有写下任何纸质文字,而是秘密的召开了一次会议,交代了自己死后大军的去向问题。参加这次会议的人员有丞相长史杨仪、司马费祎、护军姜维等人,魏延并没有在列,因为魏延此刻作为行军先锋,在前线与魏军对敌!那么诸葛亮为什么没有通知魏延来参加会议呢?从会议内容我们可以推测出来:

  会议内容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让魏延领军断后,姜维次之,共同护送大军安全返回汉中。关键是后面一句,如果魏延不遵从命令,那么大军就自行出发撤退!

  这其实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诸葛亮对魏延不放心。那么诸葛亮为什么对魏延不放心呢?这也是后来魏延被诛杀的直接原因。

  大军出行,讲究进退有序,政令一致。而诸葛亮在临死之时,却发出这样的奇怪命令,一方面让魏延领军断后,一方面又让大军自行出发撤退。由此可见,诸葛亮预料到了自己身死之后,魏延有可能会军令,不服从调令。这也是魏延是叛臣的直接。

  果不其然,诸葛亮死后,由于没有手书,长史杨仪为了稳妥,让费祎前去试探魏延的态度,看魏延是否会按照诸葛亮的安排,依令断后。

  令费祎没有料到的是,魏延不但了领军断后的命令,更是以三军主帅的姿态表示:丞相死了还有我魏延在,怎么能因为一人的死而荒废北伐大业呢?可令丞相府官员领军护送丞相灵柩返还成都,余部在我的率领下对抗魏军。魏延随之要求费祎与自己写下文书,安排蜀军抗敌及返回事宜,并且通知军中将领。

  费祎假以应允,并且安抚魏延道:长史杨仪,不懂军事。我回去通知他,相信他一定会服从这样的安排。那么魏延此举是否不妥,有篡权的嫌疑吗?我觉得有。

  行军途中,偶遇主帅突丧,最快也最有效的办法是大家公推一个最高的人来暂时继任,这样的话可保大军稳定。

  例如刘备与夏侯渊争夺汉中之战,在定军山双方交战时,夏侯渊被蜀军将领黄忠所突袭,命丧当场。后魏军迅速公推张郃为主帅稳定了军心。这种情况放到诸葛亮身死时就应该是这样的,由杨仪和费祎牵头,组织军中将领及丞相府进行公开推选,选一个最高的人来暂时统领蜀军,然后遵照诸葛亮临死安排,统一调度大军行留问题。

  如果真的这样做,那么魏延能够当选的几率很大。虽然杨仪一直不服魏延,但是在军中,魏延的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那时候魏延可以顺利的安排防守或者撤退的问题,但是魏延没有这样做,杨仪也没有这样做,最后才引发了之后的一系列混乱。

  魏延和杨仪两人有矛盾,而且是不小的矛盾。魏延是诸葛亮在军事上的依靠,而杨仪是诸葛亮在军中管理上的依靠。但是很可惜,两人都心高气傲,相互看不顺眼。有几次,魏延甚至有捉刀要杀掉杨仪的举动。所以说,两人之间的在很早就已经埋下引线,只是在诸葛亮临死之后才开始。

  其实魏延在费祎走后就已经开始后悔了,他感觉杨仪不会听他的。魏延随之派人来见杨仪,询问大军如何安排,杨仪以丞相遗命为由,说大军要即刻撤退,返回成都。魏延知道后大怒,在杨仪还没有领军撤退时,自己率先领军南下,跑到了大军前面,走过的栈道,然后领军堵在南谷口,断了蜀军归。

  魏延此刻是这样想的:诸葛亮死后,论我应该是军中主帅。况且我先前已经与费祎共同手书,安排了全军进退事宜。而你杨仪公然我的军令,那就是谋反。

  杨仪则不这样认为,杨仪认为诸葛亮临死前安排了全军撤军,那就要不折不扣的执行。你魏延拒不执行命令,擅自改变丞相遗命,有谋权的嫌疑,你那是谋反。

  于是两人都各写了一道奏折送到成都,状告对方谋反。刘禅得到奏章后惊慌失措,急忙召集群臣商量对策。刘禅问丞相府留守官员蒋琬和董允,两人到底是谁谋反?蒋琬和董允都杨仪,说魏延谋反。从此刻可以看出,魏延的人缘有多么的不好。

  于此同时,魏延和杨仪也开始兵戎相见。杨仪派王平和魏延对阵,在上,魏延明显吃亏。为什么呢?诸葛亮虽然死了,但是还在。因此丞相遗命,有巨大的号召力。魏延是自认为自己现在是军中主帅,并没有得到大家认可和公推。此刻魏延领着蜀军内讧,大家都心向杨仪。

  于是王平简单一句话便了魏延众军,王平说:丞相尸骨未寒,你们就敢如此放肆吗?随后,众军散去,魏延成为光杆司令,带着自己的儿子逃跑了,后被马岱领军追上并且斩杀。

  因此,从整个事件可以看出,诸葛亮死后的蜀军内讧事件,魏延要负很大的责任,而自己兵败被杀,也是咎由自取。至于如同题目中所说,使蜀国推迟了30年,这种说法明显夸大了魏延的能力。当时如果魏延真的有这么大号召力,也不至于被王平轻松士众,最后兵败而死。

  而诸葛亮这种安排,其实是不妥的。诸葛亮临死前那个会议应该让魏延参加,这样的话不会发生以后的悲剧,或许蜀军还能保留一名能征善战的大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