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为何将黔江流域归到巴郡?秦始皇真是用心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秦黔中郡的辖境,恰恰发生过很大变化。谭其骧考述说,黔中郡在设置之后,曾割除其北部之原楚巫郡地予南郡,此为“峡江两岸及清江流域地”。谭氏复有考述云:(黔中)西北今四川东南隅黔江流域之地,郦元《江水注》以为乃昭襄王时司马错取楚黔中地所经由,疑亦当在,汉初始割属巴郡。此故巫郡与黔江流域两地的割除时间,史籍中没有明确记载。对于巫郡,谭其骧没有具体叙述;而引文对黔江流域归属变易时间的判断,也没有明确说明。从秦郡的总体变化状况来看,黔中郡北部和西北部这两个区域归属的变化,最有可能发生在两个时期:一个是始皇二十六年初定三十六郡之时,另一个便是这次改黔中郡为洞庭郡的时候。但初定三十六郡时一般只是整体调整郡的分合裁并,没有另外小幅度调换辖界的记载,所以,还是在始皇二十七年时重做调整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这两处郡界调整的原因,可以根据自然地理条件和当时的需求进行推测。谭氏所说黔江,今通称乌江。调整前黔中郡境内共有四条大的水系,西面为乌江,北面为清江,东面为澧水和沅江。四条大河,流向三个方向,黔中郡的几何中心,差不多处于其分水岭上,而这里山高谷深,相互间联系,极为困难。所以,根本不可能长期维持这种局面。将乌江流域划归巴郡,清江流域划归南郡,是地理条件所必然要做出的选择。

  但在另一方面,这样做也正符合秦朝的需要。秦、汉两朝,立国关中,在地缘上,都奉行强烈的“关中本位”政策,即以都城所在的关中地区为凭依,来控御国家重心所寄的中原地区,而所谓“关中”地区的外延,在秦代则南有大巴山和三峡地带以西的巴、蜀、汉中地区,长江三峡两岸的连绵山地,似乎成为此“大关中”区域东侧的自然界限。将乌江流域划归巴郡以后,巴郡与黔中之间,便能够以乌江同澧水、沅江之间的分水岭作为天然的界限和屏障,将“关中”区域与东部其它地区,开来,在地理空间上形成完整的封闭体系。楚故巫郡则地跨三峡两岸,有扜关,是控制巴蜀东出的重要门户,在这一门户的东面即为南郡。这一区域隶属于黔中,郡内联系很不方便,而若将其归入南郡,则有长江一水相连,极其便利,有利于加强对这一要道的统一控制。

  ( 辛德勇:《当代学人精品:辛德勇卷》,广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

  标签:乌江 沅江市 汉中市 四川 秦始皇 长江三峡 流域 地理 屏障 黔江 关中 清江 三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