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前期为什么叫“春秋”?原因竟然是这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历史上的东周前期,为什么叫“春秋”,而不叫“冬夏”什么的?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今天我试着来回答一下。

  这本史录了东周时期,从鲁隐公元年(公元前722年)到鲁哀公十四年(公元前481年),前后一共242年的各种大事。这个时间段,和历史上认定的东周前期(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476年)的时间大致吻合,因此,就把东周前期这一段叫做春秋时期。

  不过,鲁国的《春秋》其实只是一个诸侯国的历史,虽然也涉及到其它诸侯国,但是并不完善,为什么却能以一个诸侯国的历史代表整个东周前期呢?我觉得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这本鲁国史书《春秋》是经过孔子编纂的。从汉代把儒学提到至高无上地位的时候,作为儒学师的孔子,他所修订过的史书,当然也具有了崇高的地位,成为也是整个国家的经典之一。因此,把鲁国的史书名字,作为一个时期的名字称谓,也是说得过去的。

  二是鲁国在周朝诸侯国中具有特殊地位。鲁国当年是周公旦的封国,鲁国的面积虽小(最早方圆不过百里),但是它具有特殊地位,是负责掌管“周礼”的,也就是执礼的。在周朝,“周礼”是最高准则,是各诸侯国都必须的。因此“执礼”的鲁国就非常尊贵。既然鲁国有这样特殊的地位,说鲁国的历史,代表东周前期的历史,用鲁国的史书名,命名东周前期的这一段历史,也是说得过去的。

  有人还可能问,就算东周前期的命名,是根据鲁国的史书《春秋》来的,为什么鲁国的史书要以“春秋”命名,而不是以“冬夏”命名呢?

  这主要是在古人的时间概念中,春天是萌发的季节,秋天是的季节。或者说,春天是播种的季节,秋天是收割的季节。春天到秋天,然后秋天到春天,就是草木生命的一个,这就有了时间的概念。而“冬夏”没有这种的典型意义,用以表示时间概念,显然是不够恰当的。

  古代的史书,在司马迁写《史记》之前,主要是编年体,相当于一年的大事记(《史记》用的是纪传体)。这个一年的大事记,就是以年为单位的。因此,以“春秋”来命名这个时期,也是比较合适的。

  从东周开始,社会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诸侯们开始不听周天子的话了,不遵守“周礼”了。同时,那些大诸侯们又依靠自己的强大,任意攻打并兼并其它弱小的诸侯,侵吞瓜分小诸侯们的土地,并且把小诸侯给灭了。同时,那些大的诸侯国内部,也会产生,比如韩赵魏三家分晋等等。

  也就是说,这个时期的时代特点是:有的诸侯变大了,蓬勃发展起来了;而有的诸侯变小的,被别的诸侯给灭了。这种特点,和春天和秋天的态势,有着天然的相似性,因此,用“春秋”来作为中国历史发展这个时期的命名,常恰如其分的。